諸悪の根源

一个试图产粮的渣渣

昨天刻的卷福( °༥° )
素材是以前用某软件的时候找的,不清楚出处呢…_(:3」∠)_
有段时间没动刀了,算是复健中的产物吧

【橡皮章】没法打印就临摹了一张二太爷www
第一次刻自己画而不是描的图好紧张( °᷄д°᷅)
不是很像但还是超开心的嗯…

学着画妹子ing(๑و•̀ω•́)و

【EAE?】论信仰之跃错误的打开方式。

晚自习想到了这个梗,就当存个段子吧,只是想看这两个人同框嗯……尽量不ooc。
占的tag有点多抱歉额(๑⃙⃘°̧̧̧ㅿ°̧̧̧๑⃙⃘)

Ezio确定,他刚刚在弗洛伦萨的鹰塔上系完鞋带,飞身一跃后稳稳地落进稻草堆。当他探出头后,周围的一切都透着一股陌生感。青灰的街道,陌生的口音,四处游荡的十字军,只有一点可以确定——这里已经不是弗洛伦萨了。
总之先去高一点的地方吧。Ezio快速地爬上附近的民房,在房顶上缓步奔跑,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不是不想去询问街道上的百姓,只是他完全无法和操着一口中东口音的大婶愉快地交流。途中Ezio注意到了一个开口的屋顶,刻着熟悉的刺客组织的标志,架子下似乎是一个庭院。
好奇心使他蹑手蹑脚地翻了进去,里面的房间里似乎站着一个短发,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您好…请问这里是…哪?”
这似乎是个十分愚蠢的问题,在表明自己没有敌意后Ezio一边等待着对方的回答,一边想扇自己一巴掌,我TM怎么就这么鲁莽地闯进来了,而且还问这种问题。
男人打量着他华丽而繁复的服饰,还有兜帽,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吐出:“这是耶路撒冷,你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人,有什么事吗?”
耶路撒冷?!他这是卷入什么神秘事件了吗?Ezio倒抽一口凉气,尽量冷静地回答:“抱歉打扰了…我这就走……”他得想办法回去,但现在这个状态只会给别人添麻烦。
刚要出去,一个头戴白色兜帽的男人从房顶跳下来,直直走向房间里的那个人。
“Malik,我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完成任务的情报,给我羽毛。”他听见那人这样说。
“说来听听。”Malik简短的回复。听着那个人好像有些不爽地陈述完,Malik叹了口气,调侃似的开口:“Altair,你还是那么心急,上次任务的失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Novice?”
Altair?耳熟的名字。Ezio的
脑中浮现出那坐先祖的雕像 ,宛如孤傲的雄鹰。如果这就是他伟大的先祖Altair的话,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看一眼。
此时的Altair已经走出了房间,看到Ezio的时候他偏了偏头,没来得及等他的头号迷弟开口,就径直走向墙壁,利落地爬出据点。
“诶诶诶大导师别走!”Ezio以最快的速度跟了上去,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即使被打也不能放过!
Altair发誓他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烦的人,那家伙追着自己跑了大半个耶路撒冷,累的气喘吁吁也不肯放慢速度。真是没完没了,他停下来,看着那小子撑着膝盖喘了一会,抬起头恭恭敬敬地说:“大导师您好我是你的后辈Ezio…”“哦。所以你是任务失败了需要我护送你还是藏了旗要我去找?”红色的腰带在风中飘着,Altair有些不耐烦。
这要怎么说?我穿越了您神通广大能不能把我送回去?Ezio发现自己只是单纯地想打个招呼,却表现得像个痴汉。最终他还是说了:“这有点复杂…总之就是我在信仰之跃后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请问有什么办法让我回到弗洛伦萨吗?”
看着这个“后辈”手舞足蹈地说着不明所以的东西,Altair无语地表示:“这附近有个鸟瞰点你可以去跳跳看。”

Happy birthday to Desmond!!!
虽然只会涂大头但我还是想发呢(´///ω/// `)

前段时间画的番场君……
略丑(´-ι_-`)

∠( ᐛ 」∠)_
两张对于游戏截图拙劣的模仿…
Alty超~可爱!

逛了圈b站……不会画图不会写文但这对cp粮好少啊不够吃……
第一次p图失败得飞起嗯

夏洛克你把咱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发给你 二十六条短信

你没有回 你没有回

你回话了(John?)

叫我等等(现在不方便)

你作完大死 就回来(再见)

可是夏洛克 你这个混蛋

你跟着莫娘 去了楼顶

你到底把咱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咱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茉莉找了 艾琳也找了

连隔壁场花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贝克街

高智商的基佬真的那么重要么

高智商的基佬真的那么重要么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贝克街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

大侦探你在哪里

上他妈你呀上他妈你呀

让这个迷途的军医回家吧

你有本事跳楼你有本事回来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大不了我再去重新租一间

大不了我再去重新租一间

重新租一间

重!新!租!一!间!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没钱 大不了睡大街

你就放心狗带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你整天坑我 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人家很忙的





【被这首歌的各种版本洗脑后我终于忍不住了23333】